站内搜索
 
 最新公告
  • 中国医疗不应当成为“讳疾忌…[8780]

  • 众筹难“调”:爱心并不是每…[5007]

  • 北京法源鉴定由同等改为主要…[2557]

  • 比事件更可怕的背后原因…[5761]

  • 咨询律师需要付费还是免费?…[1045]

  • 北京医疗律师着手编写医疗诉…[3740]

  • 律师手记:患方选择的法律途…[1069]

  • 律师手记:中国医疗在逐渐泯…[3544]

  • 母亲医疗事故去世彻底改变维…[1057]

  • 持续枕横位宫内窘迫大连医院…[2968]

  • 洛龙男子轻信乙肝免费项目被…[1639]

  • 青海男子慕名到北京治疗面肌…[1697]

  • 未深入了解病情就手术造成深…[1455]

  • 产妇跳楼事件成为医院管理新…[2375]

  • 慌不择路的虚假医疗与公众逼…[2019]

  • 律师解读产妇跳楼事件:医院…[1359]

  • 律师预测:产妇跳楼案件涉及多…[1995]

  • 医院医疗管理过失问责今后将…[1174]

  • 公立医院医师多点执业的医疗…[1451]

  • 医疗事故不明不清 医患…[3274]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现代…[1789]

  • 患者手术时被切除肿瘤未告知…[1295]

  • 人民日报:全世界把看病当买…[2615]

  • 凤凰卫视11月2日《一虎一席谈…[9954]

  • 宋中清律师团队启动医疗事故…[8609]

  • 一虎一席谈0512《两部委严打…[7796]

  • 东方直播室医患关系节目文集…[10706]

  • 媒体报道医疗损害不是过多而…[9818]

  • 东方直播室《医患关系怎么了…[15745]

  • 东方直播室《医患关系怎么了…[12101]

  • 谁为遏制医疗损害起到力挽狂…[9423]

  • 拨云见日现光明--读宋中清《…[9308]

  • 宋律师提示:医疗维权常识[16329]

  • 视频《一百万救不回一条命》…[18151]

  • 2010:一批案件正在改变中国…[11295]

  •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类打[14174]

  • 新华医院为被诉误诊致死女孩…[21466]

  • 律师预言:卫生行政固守医疗…[20601]

  • 律师揭秘中国大难 案例推动司…[29524]

  • 中国医疗诉讼巅峰之战再审结…[39767]

  • 迎接医疗侵权法律的晴空[29175]

  • 侵权责任法规定的医疗过错[43400]

  • 律师解读侵权责任法关于医疗…[33798]

  • 静安判决首例诉卫生局查处篡…[14385]

  • 医疗事故律师[27695]

  •  
       您现在的位置: 著名医疗事故律师 >> 文章 >> 南方频道 >> 江苏律师 >> [专题]文书 >> 正文     
    首例社会司法鉴定对抗案终审判决书
    [ 作者: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转贴自:医疗纠纷律师网    点击数:16698    更新时间:2006/5/11    文章录入:天堂的色彩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6)苏民终字第003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住所地,江苏省扬州市泰州路45号。
        法定代表人乔家国,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张融,该院儿科主任。
        上诉人(原审原告)毛红,男,住江苏省扬州市。   
        委托代理人宋中清,山东龙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万江山,扬州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毛红之妻。
        委托代理人宋中清,山东龙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万江山,扬州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上诉人毛红夫妇因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扬民一初字第0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6年2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3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委托代理人张融,上诉人毛红、上诉人毛红之妻及二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宋中清、万江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毛红夫妇之女毛凯悦(1994年1月14日出生)因间断性呕吐一个多月加重两天于2004年1月27日到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专家门诊就医。经心电图检查部分导联ST—T段改变。门诊初步诊断:呕吐待查,急性胃炎、心肌受累、心肌炎?并作为危重病人收住入院。入院诊断:呕吐待查,心肌受累、心肌炎。之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治医生开出肌钙蛋白和心肌酶辅化验单各一份,用于心肌炎的诊断,但未及时送检,次日凌晨2时后毛凯悦出现心跳、呼吸停止症状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进行上述检验,检验结果为阴性。以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治医生为毛凯悦输液治疗,至1月27日晚11时12分共分六组输入力扬、病毒唑抗感染药,吗叮啉、胃复安止吐药等共1288.75ml液体,当晚11时12分之后,毛凯悦出现头痛明显等症状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治医生又用20%甘露醇100ml脱水治疗,后又继续输液。1月28日凌晨2:15分左右,毛凯悦突然出现神志不清,面色苍灰、呼之不应,并伴有呼吸逐渐减慢,继而心率逐渐下降至消失。经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毛凯悦之循环系统在药物作用下得以维持,但自主呼吸一直未能建立。遂使用机械通气及脱水剂脱水等救治。2月19日,毛凯悦经CT检查确诊系“后颅凹肿瘤,疝入枕骨大孔;严重脑组织损伤”。2004年3月13日,毛红夫妇签字要求放弃治疗。同日22时10分停止呼吸机呼吸支持、药物支持、停止心电监护,去除毛凯悦颈部气管导管。22时40分,毛凯悦心跳停止,临床死亡。
        毛红夫妇在向原审法院起诉前,委托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对毛凯悦的死亡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诊疗过错的因果关系给予鉴定,该中心经鉴定于2004年4月14日作出鲁金司鉴中心(2004)临鉴字第27号司法鉴定书,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毛凯悦死亡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诊疗有相对直接因果关系。分析意见如下:  (一)认为毛凯悦后颅凹肿瘤,脑疝事实存在,其死亡系颅内肿瘤致脑疝并呼吸、循环衰竭造成,而心肌炎的诊断,其临床症状、体征和辅助检查结果难以支持。  (二)毛凯悦从二○○四年一月二十七日至二月二十日前在医院二十余天内未做头颅CT检查,以致对后颅凹肿瘤不能作出报告,属于延误诊断。  (三)由于毛凯悦到医院未及时做头颅CT检查,故不能早期明确诊断颅内肿瘤,仅按胃炎、心肌炎治疗,以致效果不佳,属于误诊后的误治。特别是在2004年1月28日2时之前约14小时时间内病情相对较轻的情况下,未能做颅内CT检查,以致未能发现后颅凹肿瘤,如果期间给以CT检查,能及时发现后颅凹肿瘤并给以手术治疗,完全可能挽救患儿或延长患儿生命。
        毛红夫妇于2004年5月11日向原审法院起诉,要求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鉴定费、丧葬费、专家会诊费、鉴定人出庭作证费、精神抚慰金等合计1006500元。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向原审法院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毛红夫妇提出要求对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涂改的医疗文证材料进行鉴定。经原审法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于2004年12月19日和2004年12月25日分别作出司鉴(法、文)字第20041359号和司鉴(法医)字第20041358号鉴定书,59号鉴定书鉴定结论为: 1、“危重症护理记录单”上“时有烦躁不”五字处有明显擦刮添加,但不能判读原有字迹。2、“儿科入院记录”第30—31页之间的蓝黑墨水字迹的书写时间,现不作出书写时间的结论。3、“出院记录”上入院诊断栏和出院诊断栏的兰色圆珠笔字迹是同时书写形成。4、“病历记录单”第6页倒数第7行“王??副主任医师查房录”等字;第17页正文第1行、第10行的红色字迹是添加形成。58号鉴定书鉴定结论为:1、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历书写存在不规范行为,但不影响基本医疗事实的认定。2、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患儿(毛凯悦)的死亡后果无关。3、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履行告知义务方面的不足与患方所花费的不必要的医疗费用存有关联。58号鉴定书对结论3的分析意见认为,从病程记录中可以看出经治医师对神经内、外科专家的会诊意见的回应不够积极,和患方的交流(告知义务)不足。当获知神经内科专家的会诊意见后,经治医师没有对“后颅凹病变可能”提出自己对此诊断的认识和处理措施。当神经外科专家提出“家属同意可强制行头颅CT检查”的意见时,病历中没有见到向病人家属通报、征求是否做头颅CT检查的记录。直到20天后“家属提出作头颅CT检查,签署风险责任书”后方得以作CT检查。这种不足客观上延误了“后颅凹肿瘤”的诊断。这种延误诊断虽与患儿的死亡后果无关,但可以增加不必要的治疗。鉴定人认为:认定医疗方行为与增加不必要的医疗费用之间存在有因果关系是适宜的。
        原审法院于2005年3月23日开庭时,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人和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均出庭接受质询,在对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危重病护理记录单上“时有烦燥不安”一节进行质证时,西南政法大学鉴定中心的鉴定人认为,从公平角度,应将这几个字去掉,由毛红夫妇填写,但有两个条件,一是所写内容是描述神志异常的,二是要符合医疗用语,可能是四到五个字。庭后,毛红夫妇填写了“颈项强直”四个字。之后该鉴定人在给原审法院的书面回复中认为,“颈项强直”属于体征,需作相应检查后所作出的判断,一般应由医师作出。毛红夫妇则认为,医疗护理规程没有规定护士不可以作出体征记录,如护士记录体温,病人流涕、口鼻歪斜等均属体征记录。经当庭询问该鉴定人,鉴定人认为,患者如出现“颈项强直”的症状,则表明患者颅内高压明显。在此情况下如不作脑部CT检查,则有明显过错。
        最新版全国高等学校教材《外科学》第256页记载:枕骨大孔疝的临床表现为:由于脑脊液循环通路被堵塞,颅内压增高,病人剧烈头痛。频繁呕吐,颈项强直,强迫头位。
        原审法院认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行为有过错。理由如下:l、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将患儿毛凯悦作为危重病人收住入院,门诊和入院诊断均要求呕吐待查,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虽然在毛凯悦入院时的27日中午开出肌钙蛋白和心肌酶辅检验单,但一直到次日凌晨2时后患儿出现心跳、呼吸停止后方才送检,检验结果为正常,未能及时作出鉴别诊断,延误了治疗和抢救的时机,未尽到高度谨慎的注意义务。2、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及住院经治医生未能在患儿病情危重以前问诊出患儿曾有步态不稳的情况,属问诊不够仔细,漏问了重要病情。3、经司法鉴定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危重症护理记录单”上“时有烦燥不”五字处有明显擦刮添加,不能判读原有字迹。“病历记录单”第6页倒数第7行“王??副主任医师查房录”等字;第17页正文第1行、第10行的红色字迹是添加形成。该行为严重违反了医疗文证材料书写规范。4、经司法鉴定认定,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病程记录中可以看出经治医师对神经内、外科专家的会诊意见的回应不够积极,和患方的交流(告知义务)不足。当获知神经内科专家的会诊意见后,经治医师没有对“后颅凹病变可能”提出自己对此诊断的认识和处理措施。在患儿呼吸、心跳停止抢救20天后,才对患儿作了CT检查,最终确诊患儿所患疾病系后颅凹肿瘤。客观上延误了“后颅凹肿瘤”的诊断。
        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毛凯悦的死亡之间存在相当因果关系。理由如下:l、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收治患儿毛凯悦后,虽认为其系危重病人,但并未及时对病情作鉴别诊断,两份化验单经治医生开出后并未立刻执行,而是在开出10小时后,毛凯悦的病情突变后才执行,客观上造成了不能确诊病情,延误了治疗,丧失了抢救的时机。2、由于不能确诊病情,又大剂量输液(至1月27日23:12时,分6组输入,总输入量为1288.75ml),客观上为脑水肿的形成进而发生脑疝提供了外在条件。3、关键时间段的护理记录被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刮擦、涂改、造成原有内容不能判读,其涂改后的内容不足以让人确信其记载的内容的真实性。1月27日23:12时系毛凯悦病情的转折关键时间,此时的医疗文证材料又是两次司法鉴定的重要基础材料。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刮擦涂改了此记录,使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当时的情况下是否采取了符合医疗规范的医疗行为难以考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该节重要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4、毛凯悦在1月27日23:12时出现了教科书上典型的枕骨大孔疝的症状时,未能引起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治医生的足够重视,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治医生使用甘露醇的情况看,实际上此时经治医生已经意识到患儿存在颅高压的症状,但仍未能进一步做脑部检查,使患儿丧失了最后的治疗机会,此行为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应有的医疗水准不符。5、考虑毛凯悦所患疾病为后颅凹肿瘤,该病有恶性居多的特点,故综合确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过错行为和毛凯悦的原发病各占造成毛凯悦死亡原因力的50%。
        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鉴(法医)字第20041358号鉴定书结论三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履行告知义务方面的不足与毛红夫妇所花费的不必要的医疗费用存在关联。故认定毛红夫妇的医疗费损失为13.26029万元;关于毛红夫妇请求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6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问题,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过错程度,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等因素综合考虑后酌情认定为4万元,其余61万元不予支持;另外,毛红夫妇的损失还有护理费2275.25元;死亡赔偿金10.482万元,丧葬费4550.5元,鉴定费1000元,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费1269.2元,专家会诊费1800元,合计11.571495万元。总计28.831785万元。毛红夫妇的其余赔偿请求缺乏事实、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据此,原审法院认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且与毛凯悦的死亡存有相当因果关系,故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依法作出判决:一、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毛红夫妇医疗费132602.90元。二、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毛红夫妇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三、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毛红夫妇护理费2275.25元,死亡赔偿金104820元,丧葬费4550.5元,鉴定费1000元,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费1269.2元,专家会诊费1800元,合计115714.95元。四、以上一、二、三项费用合计288317.85元由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毛红夫妇。案件受理费15100元,其他诉讼费800元,鉴定费用及鉴定人出庭作证费9836.58元,合计25736.58元,由毛红夫妇,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各半承担。
        宣判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毛红夫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上诉主要理由为:一、原审法院对鉴定结论的认定等不符合程序公正的要求。1、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不具备相应的临床专业、专科背景,在鉴定资料不全的情况下,作出的鉴定结论违反《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的规定,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经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申请,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重新进行鉴定,该中心作出两份鉴定书,虽然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例书写不规范,但不影响基本医疗事实的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毛凯悦的死亡无关。原审法院无视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以及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关于本案涉及的医疗行为的特点和有关疾病复杂性的阐述,采信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行为与毛凯悦的死亡之间存在相当因果关系,是错误的。原审法院在毛红夫妇所请的专家证人和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后,允许其继续滞留法庭,程序违法。二、原审法院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与毛凯悦的死亡之间存在相当因果关系不当。1、直接导致毛凯悦脑疝形成并最终导致其死亡的原因是其巨大的后颅凹肿瘤,而其“心肌炎”的诊断在入院时即以确立并予以救治,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肌钙蛋白和心肌酶谱是否立即实施检查并不影响对毛凯悦病情的救治。2、原审法院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及住院经治医生未能在患儿病情危急曾有步态不稳的情况,属问诊不够仔细,漏问了重要病情”与事实不符。从毛红夫妇向法庭提供的毛红与经治医师刘军的对话录音中可以看出,对于刘军复述的毛凯悦入院时“无头痛”、“非喷射性呕吐”、“无走路不稳”等临床表现,在录音当时甚至在庭审当时毛红都进行了默认,故毛凯悦“曾有步态不稳”等症状从未出现。3、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危重症护理记录第2页23:12时记录的病情“时有烦躁不”处有擦刮添加确实违反病历书写规范要求,但结合同期病程记录记载,其“时有烦躁不安”的记载与毛凯悦当时的实际病情一致,因而擦刮添加并不影响基本医疗事实的认定,该擦刮填加只是笔误后的不规范修正。4、原审法院认定毛凯悦出现教科书上典型的枕骨大孔疝症状时,未能引起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足够重视,从使用甘露醇情况看,经治医师已经认识到毛凯悦有颅内高压的症状,但未能进一步做脑部检查,使毛凯悦丧失了最后的治疗机会。实际上,头颅CT检查之所以在毛凯悦呼吸、心跳停止抢救20天后才进行,完全是由于毛红夫妇直到抢救毛凯悦20天后才递交申请所致,如不征得患方同意要求强制作危急患者生命安全的特种检查,并非法律规定的医院紧急避险义务范围,相反会构成违反医疗常规。故头颅CT检查的延误非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过错。5、原审法院认定从病程记录中可以看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治医师对神经内、外科专家的会诊意见的回应不够积极,和患方的交流(告知义务)不足。但从病程记录来看,毛凯悦“颅内肿瘤”的临床判断在其入院后第二天即以讨论确立,而且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此诊断历经两次大型病案讨论和四次院外高级专家会诊,故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不存在。6、原审法院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不能正确诊断病情又大量输液,客观上为脑水肿形成进而发生脑疝提供了外在条件,事实上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输液量对处于脱水状态,体重3千克的毛凯悦来说,不足以引起脑疝形成。西南政法大学的鉴定材料及毛红夫妇邀请的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鲍克容教授会诊时对输液能否引发脑水肿已作出了明确否认。三、毛凯悦后续治疗费用不应由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负担。病程记录中有56次明确载明医患之间关于病情的沟通交流,特别涉及毛凯悦病情危重、预后不佳等方面,也与患者家属交流了持续治疗是否必要等问题,毛红夫妇表示决不放弃治疗,且主动交纳了整个治疗的费用。因此相关费用的发生是维持毛凯悦生命所必须的,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履行告知义务方面的不足与毛红夫妇所花费的不必要的医疗费用之间存在关联,原审法院依据该结论判决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全部医疗费用,违背了客观事实。据此,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毛红夫妇上诉主要理由为:一、恶性居多的后颅凹肿瘤不是造成毛凯悦死亡的原因,对死亡后果无参与度。若无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误诊和与所需方向相反的治疗(须脱水减压,实际补水增加颅压),毛凯悦的后颅凹肿瘤由于发展较慢,其进展速度不会在2004年1月27日、28日危及毛凯悦的生命。后颅凹肿瘤经过简单的颅脑CT鉴别诊断和手术后,毛凯悦应可长年成活。二、后颅凹肿瘤的恶性与确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责任大小无关。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对儿童生命力的保护力度与成年人完全一样。并且,在毛凯悦可能成活的年限内,随着医疗科学技术的发展,有可能完全解决毛凯悦完成正常生命的问题。专家证人当庭表示其所治疗的患者已经存活超过一般可能的存活期限。三、原审判决40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过错程度以及给毛红夫妇造成的损害程度不符。应当增加赔偿数额。据此,毛红夫妇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中关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过错对损害后果有50%的原因力、精神损害赔偿金40000的判决,改判全面支持毛红夫妇原审的诉讼请求。
        上列事实,双方当事人并无争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本院另查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于2004年12月24日经江苏省卫生厅批准,确认为三级甲等医院,此前为三级医院。该事实有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提交的江苏省卫生厅苏卫医(2004)93号文在卷证实。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的争议的焦点是:1、原审程序是否违法;2、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与毛凯悦的死亡有无因果关系、有何种因果关系;3、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应否承担毛凯悦的全部医疗费用;4、原审判决确定的精神损害赔偿金数额是否正确。
        一、关于原审程序是否违法
        本院认为,原审程序并不违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当事人有权单方委托鉴定,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具备相应的资质,故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上诉称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不能采信的理由不能成立。鉴定结论只是证据形式之一,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应当综合分析全部证据,对案件事实作出认定。原审人民法院结合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两份鉴定结论,毛凯悦的门诊病例、护理记录单、入院记录、检查检验单,专家证人的意见,当事人的陈述等,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与毛凯悦的死亡有相当因果关系,程序上并无不当。至于专家证人和鉴定人接受庭审质询后滞留法庭,原审程序上确存在瑕疵,但该程序瑕疵不足以导致案件事实认定、实体处理的错误,不构成程序重大违法。
        二、关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的医疗行为
        本院认为: (一)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该过错与毛凯悦的死亡存在相当因果关系。理由:
        第一、毛凯悦入院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其进行初步诊断,病程记载毛凯悦存在呕吐现象,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怀疑是心肌炎,开出肌钙蛋白和心肌酶辅化验单各一份,用于心肌炎的诊断,但未及时送检,次日凌晨2时后毛凯悦出现心跳、呼吸停止症状后,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进行上述检验,检验结果为阴性。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行为延误了后续的诊疗,存在过错。第二、在没有确诊病情的情况下,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进行输液治疗,而后颅凹肿瘤导致颅内压增大,本应进行脱水治疗,无论输液量是否足以导致脑水肿,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行为客观上导致毛凯悦颅内压进一步增大,对引发脑疝提供了外在条件。第三、2004年1月27日23:12时,毛凯悦病情出现转折,是否出现了枕骨大孔疝典型症状之一“颈项强直”,双方当事人存在争议。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行为在该关键时段的护理记录存在多处擦刮涂改添加现象,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关于笔误后涂改的辩解不能令人信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应当由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故应当认定此时毛凯悦已经出现了枕骨大孔疝典型症状。第四、按照医疗常规,出现了枕骨大孔疝典型症状,应当做颅脑CT检查。但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直到毛凯悦呼吸、心跳停止抢救20后,才做颅脑CT检查,明显不当。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针对毛凯悦病情召开了专家论证会,但毛凯悦经治医师对神经外科专家提出“家属同意可强制行头颅CT检查”的意见后,未向患者家属通报,征求是否做头颅CT检查。原审法院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毛凯悦经治医师对神经外科专家的意见回应不够积极,与患者沟通不够,证据充分。患者家属并不具备医疗专业知识,需要做何种检查应由医院作出决定或提出建议,故毛红夫妇未及时提出颅脑CT检查申请,不能成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未及时做颅脑CT检查免责的理由。
        综上,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作为三级医院(现已为三级甲等),应当具有相应的医疗技术水准,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的诊疗行为与该水准不符,存在明显的过错,该过错导致延误了对毛凯悦后颅凹肿瘤的及时诊治,加速了后颅凹肿瘤发展的进程,与毛凯悦的死亡存在相当因果关系。
        (二)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的诊疗行为并非毛凯悦死亡的唯一原因。
        毛凯悦所患后颅凹肿瘤,有恶性居多的特点,即使得到及时治疗,能否治愈亦不确定,治愈后预期生存年限不长。原审法院考虑到该因素,认定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毛凯悦的医疗行为与毛凯悦原发病各占50%的原因力,并无不当。毛红夫妇上诉称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应当对毛凯悦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理由不能成立。
        三、关于毛凯悦的医疗费用
        双方当事人对毛凯悦呼吸、心跳停止后的抢救费用应由谁承担存在争议。本院认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末能及时正确地诊断出毛凯悦患有后颅凹肿瘤,导致毛凯悦发生了枕骨大孔疝并呼吸、循环系统衰竭最终死亡。由于经治医师未能提出疾病的诊断认识和处理措施,且与患者家属的沟通不够,患者家属在毛凯悦病情不明的情况下不可能要求放弃治疗,故毛凯悦呼吸、心跳停止后续治疗费用的发生是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过错导致,该费用应由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
        四、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金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精神损害赔偿金数额的认定,应当根据加害人过错程度,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加害人承担责任的能力等因素确定,原审法院判决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毛红夫妇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精神和我省的实际情况,并无不当。毛红夫妇要求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650000精神抚慰金,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双方当事人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900元,由上诉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负担7950元,由上诉人毛红夫妇负担79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江苏频道-医疗纠纷律师网-著名医疗事故律师审  判  长  张晓岚  
    代理审判员  张继军  
    代理审判员  管  波  
    二○○六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徐  璩  

    相关链接:

         首例社会司法鉴定对抗案尘埃落定 西南政法和扬州人民医院双双落败 

         证人出庭作证费被判决赔偿

         医院狂收死人钱 法院全额判退还

         篡改病历被判决举证不能

         医院提供的证据不属新证据

         坚信司法公正是胜诉的基础 

         当事人有权单方委托司法鉴定

         呼吸心跳停止后又治疗四十五天

         购买大量医学书籍

         下决心找医疗专业律师代理

         没有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到中级法院提起一审诉讼

         医疗专家为患方出庭作证

         西南政法鉴定人语出惊人

         患方未申请 医院也应及时CT检查

         扬州医院对需要脱水的患儿反而输液致死

         医院称患儿给我们的十多小时诊断时间不够

         医院称按照发病率诊治符合常规

         许多医院不会承认医疗过错

         名人律师自建网站 指点受害患方打官司

     

    注:本文隐匿了患儿之母等身份情况

    报道本案终审判决的媒体:

              扬州日报 

    转发本案终审判决的网站:

              华律网          中国·邗江          中国媒体网站首度铺天报道本网医疗判例        

     

     
    Baidu
    3.01K
    分享到:
    查看相关《首例社会司法鉴定对抗案终审判决书》的新浪微博»
    查看相关《首例社会司法鉴定对抗案终审判决书》的腾讯微博»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跟进发言:(只显示最新10条。 发言内容除署名“张放”、“清影”的以外,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相 关 阅 读
  • 产妇死亡 房山妇幼保健院被判赔- 司法鉴定认为医院存在一定医疗过错[1591]

  • 李小鹰代表建议:重新构建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体系[1487]

  • 新疆人体损害司法鉴定有了复审机构 175名医学专家被纳入专家库[1391]

  • 患方强调司法鉴定不能解决全案的医疗过错“参与度”问题[6188]

  • 医疗事故可纳入司法鉴定范围[3873]

  • 大连患者肾移植术后死亡 司法鉴定医院负全责[1792]

  • 医疗鉴定法律在江苏一审遭封杀 患方二审提交司法鉴定新证据[3887]

  • 判决书机械照抄医疗鉴定 重庆某大型医院被判赔[2206]

  • 中国式专家证人出庭 公家不再垄断司法鉴定话语权[1741]

  • 少年辗转两家医院后死亡 司法鉴定:两医院都有过错[1962]

  • 医疗事故鉴定与司法鉴定有冲突该如何处理?[2375]

  • 司法鉴定排期长 广东医疗纠纷难解[2264]

  • 医疗损害责任案件中鉴定的取舍[2147]

  • 医疗事故司法鉴定的范围和内容[1987]

  • 女婴因抢救无效死亡 家属质疑医院违规操作[1877]

  • “医疗鉴定遭质疑”追踪 司法鉴定出炉 认为医院应担责[2264]

  • 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未查”医疗过错只做“法律分析”[3321]

  • 律师状告委托人终审胜诉[2021]

  • 山东省司法鉴定条例[2217]

  • 顾则徐:让司法鉴定回到科学的位置上[1971]

  • 8个月不听证却突然做出鉴定结论 云南鼎丰司法鉴定被指违反法定程序[2775]

  • “司法确认”不要钱 法律效力等同法院判决书[2465]

  • 当事医生出面澄清 家人同意司法鉴定[2168]

  • 小伙美容术后右眼失明 汉中中院终审患者获赔15万[2309]

  • 男子隆胸后被称“变性人” 起诉医院侵权终审获赔万元[2298]

  •  
    本网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著名医疗事故律师  站长: 宋律师    E-Mail  京ICP备09080260号  页面执行时间:609.38毫秒
       本网介绍:宋中清律师主持的医疗纠纷专业律师网站,业务立足北京,覆盖全国。  诉律工作室:北京010-64860276
          中国十大律师名人与高级医学顾问高端联手  为您策划医疗维权方案  咨询QQ:1755762401  点击这里开始咨询(工作日上班时间在线)